深情的烛风

宁拆不逆,拒绝互攻。
他们终会并肩走在树荫下,碎金子般的阳光透过枝叶洒满肩头。

[移动迷宫][Minho/Newt]Watch the day begin again

深切意识到我就是个无可救药的起名废……歌单循环到了某首歌听到这句歌词就记下来了当做标题好了,反正也挺应景(bu

刀?不存在的,我可是亲妈,生活已经很艰难了何必互相伤害呢大过年的这么做是不对的……我可是zqsg的爱着Minho和Newt,啊,他们真的是太好了(哭泣 

反正他们在一起了,改了些电影情节,我还是吃Thomas和Teresa的,另外Gally也超级可爱,哈哈哈哈第一部的时候我就不怎么讨厌他,荒野猎人里莫名其妙地get到了他的萌点,第三部里的表现太可爱了

渣渣文,写到后半段我都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反正……emmmmmm算是给我喜欢的cp一个好结局了,这就够了(捧脸

悄咪咪说一句实际上几年前我站的就是Minewt和Thomewt到现在也还是,没问题就↓↓




Minho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就觉得自己快要瞎了,刺眼的阳光宛如利剑戳进他的眼睛,几乎是一瞬间他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下次午睡时他绝对不要睡在这个位置。他想着,谁睡谁傻逼。

“嗨,终于醒了?”

他眨了眨眼,努力适应着下午两点的阳光,眼角挂着的一点泪水被他抹掉,他转头看着眼前的男孩,顿时觉得眼睛又要瞎了。

“闭上你的脑袋,太晃眼了。”他嘟哝了一句,男孩没听懂他说什么,不解地歪了歪头。

“什么?”

“……没。找我有什么事吗?”Minho抬起手就想揉揉男孩的头发,那金黄色的头发太打眼了,灿灿烂烂的,然而他在中途却别扭地拐了个弯挠起了自己本就乱七八糟的短毛。

“你看,你来这里也有好几天了,但是你一直不怎么和我们说话,这样可不行,我们需要谈谈。”男孩朝他伸出手,“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

“Newt。”Minho说,看着略显意外的男孩,然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补充了一句,“英国人。”

“……”男孩皱着眉就想缩回手却晚了一步,Minho已经握住了他的手,“你——!”

“我什么?”Minho心情很好地拉着对方的手站起身却没放开,“对不住,刚睡醒腿还使不上力,劳驾扶我一会儿。”

“美,国,人。”男孩不快地瞥了他一眼,到底没有甩开那只掌心带着些汗的手。

Minho当做自己没听懂男孩语气里的指责,淡定地挥了挥另一只手,“我想我们的确需要谈谈,Newt。”

Newt又瞥了他一眼,拉开了步子扯着他就往前走。

“哇哦慢点儿,不用着急。毕竟这个鬼地方也就这么点大,我跑一圈都轻轻松松。”Minho说,手上使力往后一拽,心情愈发愉快地看着Newt一个趔趄就要往后摔倒,堪堪站稳之后再看向他的眼神已经变为不可理喻。

“你什么毛病?”

“这话我可不爱听了,我好得很,最多也就是突然被送到这么个见鬼的地方有点不痛快。”

话音刚落,Newt的脸色突然就柔和了下来。

“会变好的。”他轻声说,然后重又往前走,“Alby找了你很久,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聊聊。”

自从意识到自己突然之间就来到了林地并且丧失了记忆之后,Minho的心中就埋着一股闷气却又不知该如何发泄。直来直往是他的一贯作风,但是这几天他都找不到发泄的渠道,Newt的突然邀请终于让他提起了点兴趣,他想他的确需要和另外两个人谈谈。

Newt拉着他手走在前面,Minho乖乖地跟在后面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专心致志的看着对方因走动而在阳光下一晃一晃的金发。

他挺瘦的。Minho没心没肺地想,这里的伙食果然不好,或许在这里呆上一个月之后,他也会瘦下来。不行不行,这太可怕了,他可不能瘦,万一他力气变小了身手变差了,林地里遇到危险的话他怎么保护对方?毕竟这家伙实在是太瘦了,看看他的手腕和那只手,Minho丝毫不怀疑他用一点力就能把对方撂倒。

“你在想什么?”或许是Minho的沉默让Newt感到奇怪,忍不住开口问他,“怎么不说话了?”

“如果我现在撂倒你的话,你会不会揍我?”

下一秒他就感觉到对方挣开了他的手,然后猝不及防地被踹了膝盖,脚下踉跄了一下,还没回过神,迎面就来了一拳,他下意识躲开,没站稳就躺到了柔软的草地上,眼前是蓝色的天空,还有个金色的脑袋。

“撂倒我,嗯?”金发男孩带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别小看我,傻大个。”

还是头一次被称为傻大个的Minho躺在草地上愣神看着对方的笑脸,觉得真是好看极了,他垂下眼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的道歉:“对不起。”

“嗯?啊……没关系……”显然没料到自己会得到一句道歉,Newt不自在地扯了扯自己衣摆,然后再次朝他伸出手:“走吧。”

Minho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那只手。

 

奔跑在迷宫里的时候,Minho明显感觉到Newt有点不在状态。

他放慢了脚步,跟在了Newt身边。

“怎么了?迷宫里可不能分心,你忘记了?”

“抱歉……”Newt顿了一下,“抱歉。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你进迷宫之前的事情?”Minho皱眉,“Newt,在迷宫里不要想那么多,等回去之后再说。”

Newt点了点头,加快了脚步。

出了迷宫之后Minho到处在找Newt,Alby说他需要静一静,Minho便也不好再追问,而在当天晚上,他睡得极其不安稳,总觉得Newt的表情很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

天蒙蒙亮的时候,Minho突然就醒了。这毫无理由,要知道他的睡眠一向属于天塌下来都叫不醒他的那种,没道理突然惊醒。

他环顾四周,在已经熄灭的篝火周围没有找到那个总是蜷缩成小小一团睡得安安静静的英国男孩,于是他一下子就清醒了。

可能他的动作大了些,睡在他不远处的Gally也醒了,两个男孩对视了一眼,Gally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变了脸色。

“Newt去哪了?”Gally小声问他,Minho摇了摇头,有点烦躁地抓了抓脑袋。清晨的空气还算不错,然而并不能缓解Minho焦虑的情绪。就在他打算跑出去找人时,Gally拍了拍他的肩,声音有点颤抖:“Minho,看那边。”

他顺着Gally手指的方向看去,有个人影站在迷宫入口前,清晨淡色的雾气里有些不太真实,然后那个人影便消失了,Minho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他能看出来那个清瘦的背影正是Newt。

“那是不是Newt?他自己进入迷宫做什么,还没有到时间吧?”Gally语气里带着些不确定,“没想到Newt那么积极?我看他昨天的状态还以为他不太好……”

Minho心里跳了一下,站起了身。

“我去看看。”他说,然后看了一眼还睡着的众人,“如果他们醒了发现我和Newt不在的话,你就说我们发现了什么新的东西,等我们回来。”

Gally点了点头,在Minho打算跑走的时候又叫住了他。

“小心些……带他回来。”

Minho咧嘴笑了笑:“我又不是你。”

Gally果断地捡起了一颗石子朝他扔了过去,眉毛都竖了起来:“赶紧滚去把Newt带回来。”

利索地躲过了石子,Minho嘻嘻哈哈地做了个没问题的手势就跑远了。

他一边跑一边祈祷着Newt没事,他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但一种不祥的预感一直萦绕在心头。他突然想起昨天Newt有点奇怪的表情,顿时又加快了脚步。

不管Newt打算做什么,Minho只希望自己能来得及。

他小心地辨认着地上的足迹,然后在一个拐弯处发现浅浅的足迹消失了。他一愣,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就看到Newt站在爬满了浓绿色藤蔓的迷宫墙上,站得很高,抬头看着天空,本就清瘦的身影在晨雾中更显得有些飘渺。

Minho张了张嘴,刚想出声喊他,属于清晨的阳光便从高处照亮了这个阴森昏暗的迷宫,Newt的头发还是像以前一样金灿灿的,淡色的发尾和白皙的皮肤几乎要发光。

Minho站在还是一片昏暗的下方,他傻乎乎的就这么看着Newt,看着对方的身影在高处晃了晃,然后就坠落了下来。

好像一颗发着光的宝石毫无预兆的落入了一片黑暗,再闪耀的光芒也被浓重的黑湮没了。

Minho觉得天塌下来也不过如此,他一时间竟然无法走动,于是就给了自己一巴掌,毫不留情,半边脸迅速就肿了起来。他倒吸口气,扯开步子就往前跑。

Newt倒挂在墨绿色的藤蔓里,离地面大概只有一两米的距离,肥厚的叶子很好地分担了一部分冲击力,他的一只腿被藤蔓缠住了,另一只腿角度有点奇怪地垂落在一边,脸上和身上都带着血痕,闭着眼睛很安静。

“喂……”Minho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声音很奇怪,他干咳几声,走上前扯开了缠住Newt脚腕的藤蔓,然后接住对方回到了地面,小心地探了探鼻息,发现Newt还活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拍了拍对方的脸,男孩眼皮动了一下,睫毛颤巍巍的抖,缓缓睁开了眼。

“Minho……”

“早上好啊,Newt。”

Minho眨了眨眼睛,在Newt用冰凉的手抚上他的脸时才发现已经肿的老高的半边脸火辣辣地疼。

“你干嘛哭啊……还有你的脸,我可不记得昨晚上睡觉时有谁打你了……”

“那是叶子上的露水,才不是眼泪。”Minho吸了吸鼻子没什么说服力的反驳,顺手握住了Newt的手试图让其暖和一些,“说不定是你夜里梦游打了我,毕竟整个林地里你可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撂倒我的人。”

Newt笑了笑。

“Minho,我身上好疼啊。”

“放心,一切都会好的。”Minho小心翼翼地背起Newt,“困的话再睡一觉,说不定你睡醒时Gally就调好了酒等你喝了。”

“他的酒难喝死了我才不想喝……我想喝茶……”

“是啊,英国人。”Minho好笑地顺嘴接了一句,随即趴在他背上的男孩就用脑门撞了他一下。

Minho背着昏睡的Newt回到迷宫入口时,Gally和Alby就站在那里等着他们,见他们回来了立马急匆匆的围了上来,Minho点了点头,示意没事,然后说:“Gally,其实Newt一直都很嫌弃你调的酒。”

Alby:“……”

Minho惊喜地发现Gally的眉毛翘得更高了。

 

在他们穿行于焦土区的第三天,Minho喝光了自己的水。

他不知道他们几个还要在这片鸟不拉屎的焦土中走多久,背包里的水和食物都不剩多少,眼前的黄沙却仍旧一眼看不到尽头。他想不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们莫名其妙的就进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迷宫,身后还有些莫名其妙的人在追杀他们,而他们的目标却又是去寻找一个莫名其妙的组织——鬼知道这个组织在哪里,又是不是真的。

Minho叹了口气,他不是个悲观的人,说实话他看得挺开的,倒是Newt,自从他把枪留给Winston之后他就没怎么说过话。好吧,虽然这实属无奈之举,而以前在迷宫里时他们也“驱逐”过几个孩子,但是抛弃同伴的感觉实在是太坏了,有那么一瞬间Minho感觉自己就像电影里的大反派一样。

他们在正午烈日下坚持行走了一个钟头,最后实在是熬不住毒辣的日光,就近选择了一座废弃的大楼,打算等太阳不再那么猛烈时再继续赶路。

休息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倒是很自然地分成了三个小组。Minho瞪着眼睛看着Thomas和Teresa坐在一起聊着什么,而Frypan则带着Aris去建筑物里寻找一些可以用的东西。

“或许我们明天就能找到Thomas说的那个组织。”Minho蹭到Newt身边,酝酿了一会儿,干巴巴地抛出一个话题,“明天就能找到。”

Newt翻了个白眼:“你昨天也这么说的。”

“我说了吗?我肯定没说。”

Newt将手中的笔记本翻过一页,摆明了不是很想理他。

“你看的是什么?”

“日记。”

“……?”

“在一栋楼里找到的,应该是个女孩子的日记。”

“我要告你侵犯他人隐私。”

“去吧。”

Minho探头看了看那本日记,字迹很是清秀,还用彩色的笔描了边,画了一只胖乎乎的正在打呼噜的猫。

“里面写了些什么?”

“学校,父母,朋友,还有男友。”Newt回答,随即叹了口气,“日记主人应该是个温柔开朗的女孩子,就是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借我看看?”

Newt果断地合上了笔记本,塞进了书包。

“小气。”Minho撇了撇嘴,刚想打趣几句,就见Newt直愣愣地看着远方,这几天里Newt的脸上不止一次出现这种表情,每出现一次,Minho的心里就开始打鼓。

自从Newt的脚跛了以后,Minho的睡眠已经不似以往那般,一点声音都能令他惊醒,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Newt是不是还好好的躺在身边,因此睡眠质量直线下降,Gally有一次盯着他的黑眼圈脱口而出一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像你们国家的那个熊猫。Minho有气无力地翻着白眼说我是韩裔另外真的不是所有东西都是韩国起源。

不远处的Thomas和Teresa谈话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明显又起了争执。

“我还是不信任Teresa。”Minho说,“我一直都不信任她。”

“但至少她也带着我们脱离了迷宫。”Newt心不在焉地说,“她也是受害者。”

“这么说也没错……”Minho顿了一下,“Newt,你觉得我们能活下去吗?”

“我都死过一次了,你跟我说这个有意义?而且我相信Thomas,他一定能带着我们活下去。”

“没想到你这么相信Thomas,我要吃醋了!”Minho抱怨,“我都不见你这么信任我。”

“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只有一身蛮力的傻大个,更何况还是个美国人?”

“……”

Minho背对着Newt坐了下来,留给对方一个孤独而受伤的背影,打定主意在Newt主动和他说话之前,他都不会开口。

过了几分钟,他听到身后的英国男孩轻声叹气,然后是西西索索挪动过来的声音,下一秒就有一双手放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喂——”

“闭嘴美国人!”对方屈起手指指关节敲在他的后脑勺上,咚的一声,“我早就看这头发不顺眼了,别动。”

Minho乖乖地不动了,任由对方用手指打理他的乱糟糟的头发,紧接着他的双手又被英国男孩扯过去,解开了系得乱七八糟的腕带,又重新一圈一圈的小心缠紧系好,脏兮兮的布条软塌塌的搭在他脏兮兮的手腕上,和Newt白皙的手指形成了鲜明对比,Minho咬着手指不止一次地感慨比起他自己的粗糙长满了茧的手,对方的手可真是漂亮极了,修长又有力,还很白,端着枪操着刀的时候都是赏心悦目。

然后下一秒他不自觉送进嘴里的手指就被Newt给打掉了。

“你几岁了?三岁吗?”Newt瞪着他,“只有小孩子才会把手指放进嘴里,你越活越回去了?”

“我这不是……没意识到嘛……”Minho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在心虚些什么,“嘿你干什么?”

他盯着手腕上的蝴蝶结,断定Newt是故意的。

“挺适合你的,Minho小朋友。”

“就算是小朋友,那我也还是个男的?”Minho无辜的眨了眨眼,上下晃了晃手腕,蝴蝶结也跟着上下飘动,与这个人高马大的男孩形成一种奇异的和谐感,“你不如给我换个花样?”

“……”显然没想到眼前的美国男孩如此的不要脸,Newt对此叹为观止。

Minho盯着那个蝴蝶结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凭着不多的记忆跳起了奇怪的舞步,Newt看不下去的就要上前阻止他,结果被Minho拉住了手一起摆动着身体,很快就被滑稽的动作给逗笑了。

寻找食物归来Frypan看着笑成一团的两个人,疑惑地和Aris对视了一眼,然后耸了耸肩,兀自架起了一只锅打算煮一些吃的,他俩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些罐头和水。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长路漫漫,生活真艰难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真的找到了这个干将组织。”Minho喝了一大口水安抚了快要着火的嗓子,走到Newt身边坐了下来,看着不远处生着火准备晚饭的人群,“要知道前几天我们还穿行在一片沙漠里。嘿Newt,你在想什么?”

Newt正盯着自己的手在发呆,被Minho喊了一声之后才大梦初醒般回过了神,身体晃了晃眼看着就要摔下山崖。

Minho眼疾手快地拎住了Newt的衣领,觉得自己心脏都停跳了一拍。他拎着Newt坐稳之后就站起了身,暴躁地来回踱步抓着自己的短发宛如一只受惊的狮子,随即就扯开了嗓门。

“你想什么呢!啊?要不是我刚刚动作快你就摔下去了知不知道,我们好不容易活下来了结果你闹这么一出你是想吓死我啊!?真是见鬼,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什么?你知不知道万一你有什么事我怎么办?Thomas怎么办?啊?妈的,下次我非得用一根绳子绑住你不可——”

Newt显然也是惊魂未定,而Minho的突然爆发更是让他吓到了。他耸拉着脑袋乖乖地听着Minho发飙,直到听到最后一句之后才突然抬起了头,眼睛亮亮的。

“什么?”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惹出什么事儿……”Minho正在发泄自己惊恐又愤怒的情绪,见Newt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险些舌头打结,“什么什么?”

Newt突然笑了起来,他整理好自己的衣袖,然后拉着Minho的手示意他镇定下来,紧接着便诚恳地道了歉:“对不起,Minho。”

“……”Minho瘪了瘪嘴,又坐了下来,“别来你这一套,说是道歉其实心里根本不是这么想的,哼,英国人……”

“而且你刚刚也吓到其他人了。”Newt声音里略带指责,“你太大声了。”

Minho抬眼看看周围,下面的几个女孩子眼神里带着恐惧,就连站在山顶的Thomas和Teresa也在看着他,Frypan冲着他摇了摇头,做了个保持安静的手势。

Minho有点委屈,身体拐了个弯面朝着Newt,垂头丧气地:“我又不是故意的,明明是因为你……”

“我知道,所以,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Newt安抚着他,“我很认真的在向你道歉。”

“好吧我接受,鉴于我刚才确实是救了你一命。”Minho很快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重又攀上了对方的肩膀,“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

Newt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胳膊,然后扬起一个明亮的笑脸:“没什么。”

“哦……”Minho看着那个笑脸愣愣地答应了一声,然后突然站起了身,“我去看看Frypan。”他摸了摸鼻子,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他那边应该有吃的,你饿了吧?我去找找……”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了Frypan身边,没收住力量一头撞到了堆好的木柴上,后者一脸WTF地看着他,差点用带着汤水的勺子盖上他脑袋。

“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呢,都要引起众怒了。”要不是确实打不过这位前行者队长,Frypan都想一拳揍上那张糊满了灰尘脏兮兮的脸。

“我觉得我恋爱了,Frypan,对象是Newt。”Minho抱着脑袋,眼神迷茫。

“哦。”Frypan冷漠地答应了一声,取了木柴令火更旺了些。

“你哦是什么意思!?”Minho不解,难道对方不应该更惊讶一些吗?怎么好像一脸的无所谓?

“哦的意思是我早就,哦不对,换个词,我们,早就知道了。”Frypan仍旧一脸冷漠的看着火焰,手里的木柴就要戳上Minho的鼻尖,“而令我意外的是你竟然到这时候才察觉到,老天,你可真是蠢到家了。”

“……”

“所以呢?你跟Newt说了吗?”

“……”

Minho彻底地傻了,半晌才蹦出一句:“Frypan,这个火是不是太旺了?”

Frypan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可拉倒吧,不旺的话怎么烧整天黏在一起秀恩爱的Newt和你?”

“……”

 

他们周围是冲天的火光,倒塌的建筑物,尖锐的哭喊,以及一地的尸体,空气里充斥着烧焦的气味,宛如地狱。

Minho跟在Brenda身后狂奔,这个姑娘跑得快得很,如果她也到了迷宫里的话,说不定能取代他成为行者队长。

他麻木地跑着,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他很害怕。Gally察觉到了这一点,顿时就急了,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见鬼,你他妈这时候发什么呆,还不抓紧时间!”

“如果Newt死了怎么办?”他低声问,“如果我们晚到一步怎么办?”

“去你妈的,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他妈这么懦弱!”Gally的语气听起来恨不得掐死他,“你救过Newt,记得吗?你救了他,所以凭什么这一次就不能再把他给救回来?!”

Minho抹了把脸,低声骂了一句脏话。

“抓紧时间。”Gally喘了口气,“他会没事的。他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都没事,这次也不例外。”

Minho点了点头,打起精神重新加快了速度,跟上了跑得飞快的Brenda。

他们看到躺在地上的Newt的时候,Thomas已经踉跄着一步一步地往后退,脏兮兮的脸上满是泪水。他看了一眼Newt,又看了看Brenda以及紧跟过来的Minho等人,颤着嘴唇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开口,接着就转身跑走了。

“我刚到林地的时候,Newt跟我说过一切都会好的。”Minho拖动着脚步跪坐下来,盯着那把匕首,“后来Newt试图自杀,我把他救了回来,将这句话又还给了他。”

Gally和Frypan别过了脸,Brenda蹲在Minho身旁,手心里放着血清,手足无措往他面前送了送,又看看周围,在突然的一阵枪炮声之后,这个一直以来都很坚强的姑娘终于无助地捂着耳朵崩溃地哭出了声。

Minho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个下午,他刚来到林地,脾气极其差劲,和Alby吵了一架之后就独自找了个空地打了个盹,然后有个金发男孩朝他伸出了手,叫他傻大个,告诉他一起都会变好。他傻乎乎的看着对方,觉得这个男孩在发光。

但是现在光消失了,那个告诉他一起都会变好的男孩死了,给他希望的人已经死了。

 

Minho猛地睁开了眼,看到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鼻翼间满是消毒水的味儿。他抬了抬手,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而他的裤子口袋里还放着Teresa的那根簪子。

他大口的喘着气,意识到他做了一个梦,漫长又痛苦。

那真是个不太好的梦。他缓了好几分钟才稳定情绪,慢慢地活动着四肢。

“我都以为那是真的……”他嘟哝着抹了抹脸,惊讶地发现眼泪流了满脸,“卧槽我他妈真哭了?”

因为梦里面Newt死了……他倏地瞪大了眼,纵然他一点都不相信预知梦这种事,但还是有种不祥的感觉。他一点都不怀疑Newt和Thomas会来救他,或许Frypan和Brenda都会一起跟过来,但是老天,Newt也感染了病毒?在他们这几个还活着人里面就只有Newt不是免疫者?

开什么玩笑!

就在Minho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房间门被打开了,他迅速躺平放轻呼吸,将簪子重新放进了口袋里。白大褂们推着他离开了卧室,估计是做实验,去他妈的,他真是受够了被做实验,强行回忆起那些不好的事情,干扰他的判断,混淆他的记忆,有一次他从混沌中清醒的时候花了半天时间才想起来Newt是谁,这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他宁愿忘了自己是谁都不想忘了Newt。

他捏紧了簪子,那几个白大褂似乎打算用他做最后的实验,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铁定完蛋,于是就打算放手一搏,而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是Thomas和Newt,他们真的找过来了,不愧是过命的兄弟,太他妈靠谱了!

他果断地抬起手,利索地将簪子扎进了距离他最近的白大褂的腿上。

重新见到Newt和Thomas的时候Minho几乎就要留下眼泪,Thomas拍着他的肩打量着他,确认没事之后松了口气,而Newt仿佛完成了什么任务似的整个人都塌了下来,脑袋抵在Minho的肩上休息了几秒,察觉到自己衣袖被捋上去的时候整个人都蹦了起来,后背咚地撞到了墙。

“嘿Minho……”

“闭嘴Thomas!”Minho黑着脸吼了回去,然后一步步逼近Newt,“多久了?”

“……”Newt闭了闭眼,累极了似的,“你被抓的那天。”

Minho这才意识到当时为什么Newt会心不在焉差点摔下山崖。

“Fuck……”Minho抓着自己的头发,直觉想揍Newt但又下不去手,宛如一只困兽一般团团转,最后蹲下了身,就差用头撞墙了。

Thomas见Minho这副样子想笑又不敢笑,毕竟他们还没躲过Jensen的追杀,于是他和Newt无奈地对视一眼,咳嗽了一声。

“我想我们还是先逃命比较好?之后你俩想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Minho又骂了一句脏话,看了看脱力的Newt,他还是有点生气。

“Gally拿到血清了没有?”Minho问了一句,Thomas嗯了一声,然后奇怪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Gally的?”

“呃……”Minho眨了眨眼,见鬼,刚才他将梦境和现实混为一谈随口问了出来,难道他做的真是预知梦?这可真是太诡异了,“Thomas,你能联系到Gally吗?”

“当然可以。”

“让他带着血清来找我们。”

“哦……哦。”Thomas摸出对讲机,“嗨Gally,我是Thomas,听得见么?”

对讲机里刺啦刺啦的响了几声,信号不是很好的样子,“见鬼……刺啦……要忙死了,有什么事情……刺啦……赶紧……”

Minho夺过了对讲机:“Gally,我是Minho,你带着血清到楼底下等我们,我们就到。”

“Minho?你没死啊,哈,太好了,见到你之后我非得和你打一架不可。”Gally那边似乎是调整了下信号,声音顿时清晰许多,“我就说你小子命硬得很死不了……”

“你都没死我怎么好意思先死,但是你再跟我废话下去Newt就得死了。”Minho凉凉的说,“快一点,拜托。”

Gally顿了一秒,迅速切断了对话。

“我得说,你能和Gally这么平静地对话的确是让我惊到了……”Newt咳嗽了一声。

Minho只想翻白眼,但最后还是妥协一般走到对方身边,小心地擦掉了他嘴角的血迹和脸上的灰尘:“得了Newt,别用这种欣慰地眼神看着我,你都要死了就少操点心吧。”

“你让我操心不是正常的?”

“少来,现在你没有资格说这句话,保留体力,乖乖闭嘴。”Minho继续黑着脸,语气还是凶巴巴的,手下的动作却又放轻了些。

Newt冲他笑了一下,然后看向Thomas:“Tommy,找到脱身的办法了吗?”

Thomas耸了耸肩,他们三个藏身的实验室大门就要被强行打开,而跳下楼似乎是唯一的办法。

“妈的,这种日子我真的受够了。”Minho一脚踢开脚边的桌子,抓住了Newt的手腕,假装没注意到对方急速升高的体温和再也掩饰不住的颤抖。

时间不多了。

他们三个对视了一眼,一起跳下了楼。

 

Minho收起渔网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就快沉入海平面,小半边天空都是如火焰般燃烧的晚霞。

他垂着脑袋拉着渔网,一步一个脚印的踩在沙滩上,沙沙的响。

“早知道就应该让Frypan一起来的,这样还能早点回去……”他抹了抹脑门上的汗,自言自语。

“你要早点回去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看着Newt他都昏睡多久了到现在还没醒,早就让他多吃点东西那么瘦……”Minho抱怨到一半感觉到了不对劲,刷的抬起头,就看到Newt站在他不远处,抱着双臂带着笑,安静地看着他。

“你……”Minho结巴了一下,傍晚的海风很是凉爽,吹的他原本就有点糊涂的脑子此时愈发地不太清醒了,“我是在做梦?”

Newt叹气,然后张开了双臂。

“傻大个……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Minho傻不拉几的张着嘴巴看着眼前的男孩,橘色的阳光笼罩着他,仍旧是记忆中闪闪发光的样子。他扔掉了手中的渔网,然后踉跄着跑了几步,用力抱住了对方。

“哇哦我没做梦……”

“再说这种蠢话我就不理你了……”

“可别,我等了这么久,你要不理我我上哪哭去。”

“我可听Thomas说了,你每天都缠着他问他的血清是不是有用,Thomas跟我抱怨要不是你是他的兄弟他肯定要带着Gally和Frypan一起抽你。”

“啊哈哈哈哈我这不是着急嘛……再说他们几个抽我还少嘛,光是Gally,平定下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揍了我一拳。”

“那是应该的。”Newt说,然后拍了拍Minho的背,“行了行了,快放开我,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

“再等一下。”Minho将脸埋在Newt颈窝里蹭了蹭,“老天我真是怀念这种感觉……”

Newt被那种麻痒的感觉逗笑了,抬手顺了顺对方的一头乱毛。

“我们回去吧。”

Minho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回答,不远处就听到了Teresa的喊声。

“你们还打算抱多久?差不多就行了,我们还等着烤鱼呢!”

“听Teresa的,至少把鱼给我们送过来,你俩想怎样就怎样吧。”

“Thomas你闭嘴,Minho你给我过来我们还得打一架!”

“你也给我闭嘴Gally,没看到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么。”

“Brenda我那是摔伤的别小看我——”

Frypan叹了口气,默默地上前接过了渔网,然后将鱼都抓进了筐里,孤独地走向营地。

就算他们赢了实验部,有了新的希望,一切都已经变好,找到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但是有这么一群连吃饭都不积极的队友,生活真是艰难啊。

 

“Minho,我有点担心Frypan,他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我去,Newt你就别操心他了,他只是狗粮吃撑了而已。”

“……”

 

End.


评论 ( 5 )
热度 ( 66 )

© 深情的烛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