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的烛风

宁拆不逆,拒绝互攻。
他们终会并肩走在树荫下,碎金子般的阳光透过枝叶洒满肩头。

[奇迹暖暖][白永羲/祝羽弦]我们来对抽吧

哎刚发错了,掩面,被自己蠢哭了_(:з」∠)_

新的一年,新的作死,叠纸我看好你,新的一年劝退活动请继续。

emmmmmm只要奇暖没停服还在更新剧情我就能还玩下去,氪金嘛,看缘分吧。

好了,我爱我白家主,我爱他。表白祝王,虽然我不赞成他的做法,不过因为人设挺带感所以我还是喜欢他。尽管奇暖现在的剧情我已经看不懂了……啊好乱啊,相比之下在打外星人的废墟真是一股清流……

cp还有弗里恩/奥兰多,斜线有意义。

一群冤家过年期间暂时放下芥蒂聊聊天打打嘴炮秀秀恩爱挺好的不是,新年快乐呀各位~

 

 

 

 

白永羲收到群邀请的时候正头疼地整理着报告,九成都是关于南境祝王。

新年伊始,云京城内自然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然而白府内却没有一丝一毫新年的气息。白永羲有点内疚,毕竟所有人去年过得实在是不怎么安生,今年也不见得能风平浪静,本应好好放个假,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人执着于搞事让所有人都不痛快。

白永羲按着太阳穴,一个头两个大的看着这些纸张,心说祝羽弦真是能耐了能让这么多人看他不爽,还有几份文件竟然是赞同祝羽弦的做法的?很好,统统黑名单。

手机嗡地震动了一下,白永羲抬了抬眼皮看了眼时间,深夜十一点。

这个点找他大概是有什么急事,难道又是祝羽弦出了什么幺蛾子得要他去处理?

他取过手机看了一眼,是个群邀请,邀请人是……祝羽弦?

白永羲沉默,然后将手机放下了,当做没看到。

没过多久,手机又开始嗡嗡震动,夜半时分格外刺耳,白永羲叹了口气,意识到如果他不接受这个邀请,祝羽弦势必还会通过其它方式联系他,而这些方式并不是他乐于见到的。

好在公事大都处理地差不多了,他按了按额头,还是接受了这个群邀请。

秒进群后白永羲看了看群成员,险些把手机丢出去。

除了他和祝羽弦之外,尼德霍格,罗伊斯,冥水鸢,祝若笙,以及路易都在群里。

“……”怎么着,这是打算新的一年新的队友新的造反?

紧接着,越千霜和奥兰多也先后进入了群里。

白永羲想了想,打算先观望一下,但是明显其他人做了和他一样的决定,于是群里人数渐多,但竟然一时无人说话。

过了一会儿,聊天界面弹出一句话。

「阿羲发个红包热热身先?」

白永羲顿时一口血卡在嗓子里。

他动了动手指,还是发了个一百的红包出去,自己顺手也点了一下,却发现五个红包已经领完了,祝羽弦还是手气最佳的那个。

“……”白永羲反省了一下自己的手速。

「祝羽弦,你拉我进这个群做什么?」

「新年快乐啊水鸢,火气不要这么大嘛」

「你捅了我一刀难道我还要谢谢你么。」

「那不是……推动剧情么,再说了我也没捅到不是么我都仔细算好了角度的……」

「滚。」

白永羲:“……”

「路易:尼德霍格?你他妈怎么也在!?」

「尼德霍格:哼,祝羽弦拉我进来的。」

「奥兰多:路易先生您不要激动……」

「罗伊斯:新的一年大家先消消火气,毕竟也不能就在群里骂起来对不对,还有女孩子在呢。」

「祝若笙:不要在意我,你们继续。」

「越千霜:没事儿,我在军营里经常听到士兵们对骂的。」

「冥水鸢:我上面已经叫某个人滚了,所以无所谓。」

白永羲:“……”

「白永羲:祝羽弦,你到底打算干什么,我想我们几个的关系还没好到能在一个群里聊天吧?」

「祝羽弦:我只是在想新的一年干嘛不能坐下来和和气气的呢?」

「冥水鸢:和和气气地干嘛?」

「越千霜:坐下来和和气气地喝茶?」

「祝若笙:还是坐下来和和气气地对抽?」

「路易:我赞成对抽,毕竟我想抽某个人已经很久了。」

「尼德霍格:呵呵」

「奥兰多:……」

白永羲默默地捂住了脸,够了,他要睡觉。

下线之前他私聊了祝羽弦,问对方什么时候回云京,过了会儿对方发了个定位过来,显示地点是在苹果联邦。

白永羲皱了皱眉,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不知又到苹果联邦去扇什么风点什么火了。

他干脆打了个电话给祝羽弦,几乎是打通的同时对方便接了起来,背景音很是热闹嘈杂,应该又是个酒会。

“阿羲?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打电话给我呢,除夕晚上都不发个新年快乐给我我很伤心啊。”

“少来这套,不是发了红包给你了么。”白永羲看着书桌上那些弹劾南境祝王的报告,“你什么时候回来?”

“为什么你会觉得一个红包就能打发我……”祝羽弦有些委屈,“你就不担心我在苹果联邦做了什么?又见到了哪些人?”

“……除夕那天你趁我不在将白府闹了个底朝天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留下我忙着给你收拾烂摊子一直到夜里十二点你好意思跟我说我没联系你?”白永羲咬牙,末了又叹了口气,“你布了什么局我没兴趣,毕竟我也有所准备,谁胜谁负还不明了,大不了我不做这个王爷,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是我输了,赢的也不会是你。”

“我只是想帮厨房的阿姨一起准备年夜饭嘛谁知道直接把厨房给炸了,我道过歉了,我还留了一张支票呢!”祝羽弦心虚地压低了声音,然后笑了一声,“你总是这样,一直和我作对,总是说我这不对那不好,还偏偏都占理。这样也好,云端是需要改变了,由谁改变这不重要,大不了我也不做这个王爷,反正烂摊子由你兜着,我家阿羲就是可靠。”

“你觉得我会少你那张支票的钱?你要能留下来一起收拾倒更好,炸了厨房也就算了,隔壁李家的厨房你也一块给炸了,我很好奇你到底做了什么?”白永羲将那些报告全都放到了一边,随手拿了一本又厚又重的辞典给压住了,眼不见心不烦,“祝羽弦,你告诉我,你认为你现在做的事是正确的吗?”

“只是对照着菜谱然后做了一点小改动而已我哪知道威力这么大……”

“别避开话题。”

“我试过其他办法了,阿羲,可是没有用。”

“我明白了。”

“或许你永远不会赞同我的做法,但是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不会做有损云端的事,我爱这个国家就如同你一样,只是……”

“我知道。”白永羲打断了他,“我知道我和你之间可能永远无法达成共识,但是你不会伤害云端这一点我一直都相信你,所以我还在等。”

“等什么?”

“凤凰涅槃。”白永羲说,声音里带着笑意,“我很期待到时候的你,相信你会令我惊艳的。”

“真是见鬼。”祝羽弦小声嘀咕,“都说我擅长撩人,我真想让其他人见识一下你的撩人功力。”

“别误会,对象限定只一个人,那就是你。”

“……有人喊我,先挂了。”

“注意安全。”

白永羲心情颇好地挂了电话,刚放下手机准备起身洗漱时手机就又响了一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看了。

「祝羽弦:阿羲发个红包给我呗,当做路费嘛,你发给我的话我明天就回云京。」

「冥水鸢:你干脆永远别回来了。」

「祝羽弦:……水鸢你变了,你不再是我的优雅温柔高贵冷静的水鸢了,我很受伤真的。」

「冥水鸢:谁是你的了。白永羲,你要是个男人就赶紧把他领回去,看着烦死了。」

被质疑是不是个男人的白永羲嘴角一抽,与此同时其他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发着233333333刷屏,顿觉奇迹大陆没救了。

他给祝羽弦私发了一个250的红包,然后截图发到了群里。

「祝羽弦:……这是骂谁呢。」

「罗伊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先生真是幽默。」

「越千霜:一时之间竟不知是该羡慕还是心疼弦哥哥。」

「祝若笙:千霜我刚给你私发了红包,领取一下。」

「冥水鸢:还有我的也领取一下,千霜,新年快乐。」

「越千霜:谢谢若笙和冥姐姐!爱你们么么哒(ㅅ´ 3`)♡」

「奥兰多:说起来我也得给海樱和暖暖她们发红包了……对了,昨天有个人加了我好友,我也不认识他是谁,他也没和我说过话,就只是突然发了好几个红包给我,我截一下他的头像给你们看看,头像就是一片灰色,名字好像叫我最爱的人……你们有人知道他是谁吗?」

「尼德霍格:……」

「罗伊斯:……」

「路易:……」

「尼德霍格:你直接领取就行了。」

「路易:嗯。」

「奥兰多:???」

「祝羽弦:有生之年能看到尼德霍格和路易意见一致也算是值了。」

「路易:别想多了,我还是要杀他的。」

「罗伊斯:大过年的不要戾气这么重,聊聊天多好,对吧?你们要是不开心的话我给你们唱首歌如何?不过黑卡已经睡着了我得小声点唱,你们等着啊……哎呀黑卡醒了asdfghjkl」

「祝羽弦:蜡烛」

紧接着聊天界面就被蜡烛刷屏了。

白永羲再一次意识到奇迹大陆是药丸。

 

隔天一早,白永羲用过早餐去往书房打算继续跟报告们死磕,结果一推开房门就看到一个裹着斗篷的人靠在书桌上翻看着文件,电脑也被打开了,正播放着新闻,见门开了那个人露出一个笑容:“嗨,新年快乐。”

“你怎么过来了?”

“我都收了你的红包啦,当然不能失信,连夜赶回来的。”祝羽弦扬了扬手中的纸张,“这种文件有多少?”

“你真想知道?”见对方点了点头,白永羲一耸肩,指着电脑,“我都扫描做了存档,桌面上有个以你名字命名的文件夹就是了,现在快一个G了吧。而且我邮箱里还有几百封邮件。”

“……我真厉害。”

“也只有你才会这么大言不惭了。”

祝羽弦丝毫不在意地点开了文件夹,看着里面几百张图片,笑嘻嘻地点评:“这个文采不错……这个是假的,他污蔑我……哇这个人是谁,连我的心理活动都写出来了,他应该去写小说!……”

白永羲上前合上了电脑屏幕,顺手给对方的斗篷系好了带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看得祝羽弦不自在地抿着唇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那只腕子白生生地在他眼前晃悠,手指修长有力,好看得很。

白永羲握住了那只手,然后微微低头吻上了对方抿着的唇。

“唔……”祝羽弦有点意外,措手不及地喘了一声,随即坐到了桌子上,心安理得的抬手环上白永羲的脖子,指间缠绕着的银发宛如沙子一般渐渐溜走。他察觉到盘桓在自己腰间的手,似乎是短促地笑了一声,模模糊糊地道,“白日宣淫,这不妥吧?”

白永羲内心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停止了这个吻,他垂着眼,低声叹了口气。

“这可不像是羲王的作风,你怎么了?”

“别看这些东西了,难得新年,出去散散心吧。”

“你府里的下人们可是在跟我抱怨你不让他们休息啊,作为王爷你好意思扔下他们自己去逍遥?”

“你以为会这样是因为谁。”白永羲瞥了他一眼,“刚才我跟管家说了,接下来几天都放假,安排好轮值就行了。”

祝羽弦点了点头,然后凑上去亲了亲白永羲的嘴角,笑着道:“我就知道我家阿羲人最好了,长得也是最好看的。”

白永羲想翻白眼:“你少说两句吧。”

“我们出去吧,去皇宫?有一阵子没见着小天子了,有点想她。”

“她可不见得会想你。”

“怎么会,她可喜欢我了!”

“你一见到她就捏她脸会喜欢你才怪。”

“小家伙的脸圆滚滚的多可爱捏一捏怎么了,上次我走的时候还黏在我后面喊弦哥哥下次来玩呢。再说了小时候你不也捏过我的脸还说我像女孩子。”

“……随你。”

“另外虽然我当初建群的初衷是发红包秀恩爱来着不过若笙提的那个组织一下坐下来互相对抽真的是个好主意没准矛盾就解决了……”

“你还是闭嘴吧。”

白永羲抬头看了看天空,这几天难得天放晴,虽然风很大不过好在温度不算太低,很适合出游。

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样,是生是死,是胜是负。他身边的这个人高傲,有野心,看着笑眯眯的其实比谁都心狠,一言不合就放一把火烧的一切干干净净。他们两个几乎可以预见的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但是管他的,得快活时且快活,让那些勾心斗角阴谋诡计都见鬼去吧。

偷得浮生半日闲,是时候休息一会儿了。

 

end.

关于“我最爱的人”:

海樱,你知道我最爱的人是谁吗?

知道啊,是弗里恩。说真的奥兰多你在我面前秀恩爱真的过分了。

……不是,我是说这个叫“我最爱的人”是谁。

知道啊,是弗里恩。不就是给你发了红包了么我也给暖暖发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秀恩爱真的很过分了。

???

 

评论 ( 5 )
热度 ( 76 )

© 深情的烛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