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的烛风

宁拆不逆,拒绝互攻。
他们终会并肩走在树荫下,碎金子般的阳光透过枝叶洒满肩头。

[一起同过窗][肖海洋/余皓]之外的二三事

腐向cp……总之BG党还是注意避雷吧……

很喜欢余皓这个角色,通透聪明,在一团乱麻的关系里是一股清流。

他给我的既视感就是一个冷静淡定的GAY,看穿了一切,置身在一团乱麻里仍能独善其身,能做一个智者,指出问题所在,并能引导其他人。

我真觉得我们皓哥跟肖海洋之间真的有些什么……尽管大概只是余皓单箭头,不过这些不可能拍出来我也只是想想,如果有第三季的话我还是希望皓哥能独自美丽……

斜线代表攻受,不逆。(沃日李川真是一朵奇男子……可攻可受我都要精分了)

李殊词问余皓:“皓哥,你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吗?”

余皓疑惑地微微撇头,原本贴合下颌线的的面膜翘起了一边:“什么?”

“就是肖海洋和钟白两个人。”

“……”

他们俩正躺在余皓屋里的床上敷面膜,距离之前晚餐发生的那段小插曲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不知道肖海洋有没有找到钟白,毕十三有没有和顾一心停止无聊又无语的吵架,路桥川和林洛雪这两个人又是否能修成正果——虽然这几率微小到不值一提。

“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应该有啥想法?”余皓干巴巴地笑了一声,因为敷着面膜嘴巴只能小幅度活动,声音都有点奇怪,“妹妹是不是想多了呀?”

“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什么都不懂,但是我其实都懂得。”李殊词说,“比如毕十三之所以讨厌潘震是因为顾一心喜欢潘震,而林洛雪喜欢毕十三。”

“……”

“而且钟白喜欢路桥川,但是路桥川喜欢林洛雪。”

“厉害呀妹妹,这都看得出来,看来你皓哥果然是小看你了。”余皓坐起身,“那你刚才说的我应该有什么想法是什么意思?”

李殊词也坐起了身:“你让肖海洋去追钟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个二货喜欢钟白啊,那肯定让给他追出去,试一下总是有机会的,万一钟白真的对肖海洋动心了呢,你皓哥我啊这是做媒人呢!”

李殊词不说话了,直直地盯着余皓,直盯得后者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胳膊:“怎么了这是?难道……妹妹你喜欢肖海洋?我靠肖海洋那个大傻子就知道祸害无辜少女。妹妹我跟你说啊,那个肖海洋你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热情洋溢好像特别帅其实那就是个表象就是金玉其外,这家伙邋遢的要死懒得都快成精了,傻乎乎地整天就知道打游戏,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那说的就是他,谁跟了他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我跟你说……”

“既然肖海洋这么多缺点,”李殊词没有回答关于是否喜欢肖海洋这个问题,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那你还让他追钟白吗?”

“——呃,那个,我也不能拦着他嘛……”余皓的长篇大论卡带似的戛然而止,不自在地将翘起来的面膜纸往下按了按抚平,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到20分钟了就将面膜揭了下来,“好了好了到时间了,时间敷长了起反效果,过来点我给你取下来,然后抹点水乳,保证你明天早上起来肌肤光滑水嫩让人想掐一把……”

“可是我觉得皓哥你不开心。”

“我有什么不开心的真是的,我乐得敷敷面膜早早睡觉,那些活动我才懒得参加呢。要我说,这大热天儿的就应该找些室内活动,大老爷们儿的不在乎,可万一把人家女孩子皮肤晒坏了怎么办。不过呢皓哥我天生丽质难自弃这些都不是问题啦。妹妹为什么觉得我不开心呢?”

“因为……因为……”李殊词吞吞吐吐了半晌,似乎在思考应该怎么说,于是余皓就盘起腿坐她对面,耐心地等她组织好语言,眼睛眨巴眨巴,期待地看着她。

“姜云明跟我说过,你跟肖海洋是一对。”李殊词歪着脑袋视线看向斜上方,没有注意到余皓瞬间震惊的表情,而等她组织好语言直视余皓的时候余皓已经重新恢复了原本开开心心的样子,“其实我也觉得皓哥和肖海洋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你总是在肖海洋身边,很关心他,生活,学习,还有社团的事情,总是和他在一起,而且肖海洋也很顺着你,所以我觉得姜云明说的有道理,所以……所以我在想,你让肖海洋去追钟白这很奇怪,你应该留住他的呀,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把他往外推呢?”

余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气,接了一盆水洗了洗毛巾:“来,先把脸擦一下,这些水乳再抹上。”

李殊词点头,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完了仍旧执着的盯着余皓。

“嘿我之前怎么没发现妹妹你这么执着呢。”余皓几乎要无奈了,“这么说吧,我没有不开心……好吧是有一点儿,但这个不重要,按现在的社会状态来说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你要让所有人,当然,这个所有人里面包括肖海洋那大傻子,让他们接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没有跟我们宿舍里其他人说过,所以我还能跟他们勾肩搭背做好兄弟,但要是我跟他们说了性质就不一样了。”

“所以呢?”

“所以我什么都不能说,也因为我什么都不能说,我就没有资格阻拦肖海洋去喜欢其他人。”余皓耸了耸肩,“我喜欢肖海洋,我又不能跟他说,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会开心啊,所以我让他去找钟白不是很正确的吗。”

李殊词咬了咬嘴唇:“可是这样对你很不公平啊……”

“哎呀什么公不公平的,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公平的事,你皓哥我早就习惯看开了。”

“班级里也有其他同学说你们俩在一起了,肖海洋知道吗?”

“知道啊,不过那些家伙都只是说着玩的,没有人当真,肖海洋也是,也就四年,熬一熬就过去了。我高中时还喜欢过我们班班长呢,尽管现在想想我当初可真是瞎了眼了……没准四五年一过我还觉得肖海洋就是个渣渣。我人这么好又这么美还愁找不着对象?”

“可是皓哥……”

“没有可是,没有。”余皓轻轻地将李殊词额前用夹子别起来的刘海放下来,然后用梳子理顺,扶着她站了起来,“好了,我们殊词现在又是美美哒,回房早点休息吧,再过会肖海洋估计该回来了。”

“皓哥你听我说,”李殊词执拗地挣开余皓,“你看起来就快哭了。”

“……”

余皓是真觉得自己被李殊词打败了。他揉着额角:“我觉得我明明在笑着?”

李殊词摇摇头,很认真地说:“你在哭。”

“妹妹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自己跟林黛玉一样凄美无助又可怜……这是哪里的言情剧本吗?”余皓心很累,“好啦好啦,我在哭好不好?早点回去睡吧。”

“那……那我能抱抱你吗?”

“嗯?当然可以啊……”余皓的话音刚落,李殊词就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娇小的女孩吸了吸鼻子,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可是余皓不知道她在伤心什么事,只能轻拍她的背安慰她。

“我觉得我也挺喜欢肖海洋的,不过还没有那么喜欢。”李殊词说,察觉到她抱着的人一瞬间的僵硬,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但是我不会强求的,我知道肖海洋喜欢钟白,他不会喜欢我的……”

“肖海洋这大傻子,说他祸害无辜少女还真不是冤枉他。”余皓叹气,“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再继续喜欢他了,感情这种事没办法控制,但是皓哥真不想见到妹妹你难过,这么可人的一张脸蛋要是流泪还不得让人心疼死。”

“嗯,我会努力的。”

“真要喜欢上了也没办法,你可以努力一把追他。”余皓拍了拍怀里的脑袋,“皓哥我是没办法啦,不过妹妹这么惹人疼他会喜欢你也不一定……这么说好像有点打击人,但是幸福都是要自己争取的嘛,对不对?”

“嗯!”

“好啦,夜谈时间结束,心情好点没?回去睡觉吧,明天还有其他活动。”

李殊词点头,说了谢谢,然后退出了房间,临关门时眉眼弯弯的朝着余皓笑了一下,明亮可爱。

门关上后,余皓将自己砸到了床上,累极了似的闭上了眼,然后突然就笑了。

李殊词可真厉害。他想。看清了他们几个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还把看似一直游离在外的自己给揪出来了,不仅揪出来了一针见血,特扎心。

但是她自己也已经纠缠在其中了啊……鬼知道以后他们几个的关系会如何发展,但是无论如何发展,余皓这个人却永远不会真正的跻身其中。没办法,他从第一步就输了。

他摸出手机,估摸着肖海洋正和钟白聊天无暇顾及手机,给对方去了条信息。

「肖海洋,你就是个祸害。」

令他意外的是没过多久肖海洋就回复了。

「哪里哪里,我哪能比得上皓哥祸水啊!」

可去你的祸水。余皓想。这祸水浇你身上你不还是不痛不痒的。

他转头看着一旁肖海洋的床铺,早上的被子都没有叠,乱七八糟的堆在一个角落。他起身,想了想还是又躺回了床上。

他对李殊词说不要越陷越深,这句话对他自己倒也挺适用的。

正想着,手机嗡地震动了一下,还是肖海洋发过来的信息。

「祸水,早点休息吧,这么晚了,免得明早起来一看有黑眼圈来折磨我。」

去死吧肖海洋!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深情的烛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