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的烛风

宁拆不逆,拒绝互攻。
他们终会并肩走在树荫下,碎金子般的阳光透过枝叶洒满肩头。

[一起同过窗][肖海洋/余皓]之外的二三事

真当我们皓哥没人喜欢没人爱么哼!!

我要是个汉子早就追皓哥了还轮得到肖海洋你(x

胡咧咧的一篇,反正冷cp看个热闹吧……脑补的日常

tag我真的不会打……看了另外几位姑娘的tag我决定还是跟着她们打好了,虽然是皓海但是是肖海洋×余皓,不逆惹


------------------------------------------------------

余皓哈着手抖着身子迈着小碎步走到了附近建筑物墙角,实在是顾不上形象地蹲下了身缩成一团,一米九的瘦高个缩起来竟然也就那么点儿大。他抬起头看着抄着手的肖海洋,牙齿都在打颤:“为什么你好像一点都不冷的样子?”

“我火气旺。”肖海洋心不在焉的回答,低头瞧见瑟瑟发抖的余皓,嘴唇冻得都有点发紫,“冷的话我给你去买点喝的?”

“我要宿舍里我自己做的茶——”余皓一秒回答,接收到肖海洋警告的眼神之后委委屈屈地撇过脑袋,“好嘛,奶茶也行,我要加布丁椰果和红豆,热的,半糖。”

肖海洋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便离开了,余皓哆嗦了一下,将下巴搁在膝盖上呆呆地看着夜空。已经过了十二点,中央公园的人仍旧只多不少,热闹的人群丝毫没有受到冬日夜风的影响,笑着闹着,欢乐的气息执着地往他的脸上拍,难得的也令他感受到了一丝凄凉。

十三那个傻瓜,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偏偏在感情上被绊住了,巴巴儿的跑过来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跟别的男生秀恩爱,估计除了跟人家吵架根本没干任何有建树的事。路桥川也是个傻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钟白喜欢他,就他脑子里跟缺根筋儿似的察觉不到。

余皓琢磨了一下,觉得路桥川这货或许是知道钟白对他的感情的,只是他选择做一只将脑袋埋在沙地里的鸵鸟,哪怕自己被热死都不想把头拔出来。他拒绝思考,拒绝外来的关于钟白的一切信息,他不想探究那些行为的深意,只是被动地接受着对方的好意,然后用不痛不痒看似毫无所觉的态度来面对钟白。

而至于肖海洋……这货活该求而不得!哼!

余皓沮丧地长叹口气,默默裹紧了身上的肖海洋的外套。

“你是余皓对吧?”

他抬起头,面前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手里捧着一杯咖啡。

“是的。”他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蹲着实在是太不优雅了,急急忙忙的要站起来,那个男生连忙扶住他说没关系没关系你慢一点,然后顺手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到了他身上。

“……呃,谢谢?”余皓有点尴尬,虽然他一向在自己班同学面前表现得相当的没脸没皮,但是面对陌生人莫名其妙的好意他还是有点不自在,“您哪位?”

“哦,我是篮球队的队员,今年大二……”

“哦原来是师哥啊,你好你好,我叫余皓,大一电视摄影班的……”

“我知道。”男生笑了笑,“知道的比你想的还要多。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没有同伴吗?”

余皓决定不去思考那句知道的比你想的还要多是什么意思,他犹豫了一下,接过了男生递给他的咖啡,温暖的液体很好地缓解了他快要冻僵的手,他看了看肖海洋离开的方向,没有看到这货的身影。

“肖海洋有点事,等会就回来了。”

“肖海洋?你和他一起跨年的吗?”

“是的。”

于是谈话气氛尴尬了起来。余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总觉得这位师哥好像别有目的,这令他感到很不安全,所以他也不敢随意开口,沉默地捧着咖啡贴着墙根站着。

“肖海洋有女朋友吗?”

“嗯?”余皓顿了一下,恍然大悟,感情这位师哥是冲着肖海洋来的,于是瞬间活跃了许多,“原来你是打听肖海洋呀,那可算是找对人了。他呀现在暗恋我们班一位女生,但是人家女生有喜欢的人了。这个傻瓜今晚上本可以去找那个女生的,结果到最后反而把自己的情敌推出去了,所以他现在没有女朋友啦。”

“你跟他关系很要好吗?”

“是啊,他看着好像挺精明的其实就是一傻子,没人看着他连衣服都不会穿,成天打游戏连饭都不吃,饿了就用泡面凑合,大大咧咧的样子你说人家女孩子怎么会看上他嘛……”

“你趁我不在跟别人诋毁我什么呢。”

“谁诋毁你了那都是事实好不好!”

遭到反对意见的余皓下意识就反驳了回去,然后才发觉肖海洋捧了两杯奶茶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买个奶茶都迷路了呢,让我等了这么久。”

“排队的时间有点长,再说了,皓哥是什么人,是在人群里都会发光的,您那耀眼的光芒指引着我怎么可能会迷路对不对?”

“最好是!这些话留着跟你女朋友说去吧,少来套近乎。”

余皓翻了个白眼,接过奶茶时才发现手里还有一杯咖啡,于是想起来被晾在一旁的篮球部师哥,急忙介绍:“肖海洋,这位也是你们篮球部的大二的师哥,然后这是肖海洋师哥你应该认识。”

肖海洋将目光移到站在一旁的男生身上,笑了起来:“哟这不是张师哥吗,皓哥,这位可是我们篮球部的副部长。怎么,跨年夜没找到女朋友来陪你?”

“呵呵,你不也一样吗。”

“那怎么能一样,我都单身这么久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师哥前一个月不还有女朋友呢么,看这情况这是分了?”

“是啊,所以在找下一个目标,这不是来了么。”

余皓莫名其妙的听着这两个人一来一往的进行交流,好像确实是认识没错啦……但是总感觉充满着火药味仿佛下一秒就能打起来?

“你们俩在说什么?”余皓将手缩在衣袖里,只伸出两根手指捏着纸杯,来回看着气场微妙的两人。

“没什么。”肖海洋仍旧盯着张师哥,抄着手挡在余皓面前,似乎在防备着什么,他两三口喝掉了奶茶,将空纸杯递给余皓,“皓哥,帮我去扔一下好吗?”

“好呀,回去请我一顿。”

“没问题。”

余皓喝完了所剩不多的咖啡,接过空纸杯蹦跶着去找垃圾桶。肖海洋瞥见余皓离开之后继续抄着手和张师哥对峙,表情特别嚣张。

“我靠哥们儿把你的眼神控制一下。”肖海洋皱着眉,“我之前以为你开玩笑没特别在意,你还真想追余皓?你不是喜欢女的?”

“怎么了?他又没有女朋友,当然,也没有男朋友,也就跟你们寝室的几个人走得比较近,你还真当他是你的了?而且我是个双。”张师哥也抄起了手,挑眉,“得了肖海洋,别跟个小孩儿似的,你跟余皓又没啥特殊关系,我追他关你屁事。”

肖海洋卡了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良久才骂了一句,扯开了嗓门儿:“我是他兄弟,我当然得看着他!”

张师哥歪了歪头:“肖海洋,你什么意思。”

“……”

“你有喜欢的女生吧?”

“咋的了?”

张师哥突然就笑了。

“笑个屁啊笑!别以为仗着你是我师哥我就不敢揍你!”

肖海洋几乎要恼羞成怒,随后便猛然意识到他的反应似乎有点奇怪,但是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他看着张师哥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一时间竟然卸了全身的力气,有点疲惫。

“师哥?你太抬举我了,别忘了你留级两年其实我还得叫你声师哥。”张师哥挥了挥手,“算了,我就是觉得余皓挺有意思,一有空就跑到篮球社咋咋呼呼地来找你,围着你转,你打球练习时就乖乖地坐在一边看着你,又送水又送毛巾,完了就拉着你去吃饭,整天都跟缺心眼儿似的。这几个月每次你参加社团活动他都会出现,我也在他面前出现了有几个月,但是他对我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你知道社团里不少人都说你俩是一对吗?”

其实肖海洋知道很多人这么说,班级里,社团里,但是有人正面跟他说起这件事还是第一次。他不知道做何种表情,最后扭过了头。

“我俩没在一起,我是直的。”

“你俩没在一起我知道,余皓说你喜欢你们班上一个女生,只不过人家女生不喜欢你。至于你是不是直的,”张师哥抹了把脸,敛了笑意,一字一顿地道,“最,好,是。”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你就是只鸵鸟。”

肖海洋捏紧了拳头险些就要招呼上去,幸好丢完了垃圾又蹦跶着回来的余皓叫住了他:“肖海洋你干嘛呢脸色这么难看?”

“……”

“没什么,切磋了一下篮球技巧。”

“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脸都青了,肖海洋篮球烂的不行,鬼知道他为什么要加入篮球社,师哥你是副部长是吧,他打篮球特别烂对不对?刚开始时三步上篮他都不会,你们可以尽情的嘲笑他没关系反正他脸皮厚……”

“他现在好多了。”张师哥笑笑,“倒是余皓你可以经常来我们社团,你自己做的柠檬水很受我们的部员欢迎,虽然我们都是沾了肖海洋的光。”

“我就知道我做的最好喝了就肖海洋这大傻子整天挑三拣四的,你们要喜欢下次我多带点过去……”

肖海洋已经郁闷到想挠墙,他这才看到余皓身上另一件外套,顿时就炸了,尽管他还是不明白他在不爽些什么。

“皓哥,咱们回去吧。”他抓起余皓的手腕,“不早了,该回去了。”

“哦……哦哦。”余皓措手不及一个趔趄,“肖海洋你慢点……急着去投胎啊你!”

“少废话!”

“哎等会儿,我衣服还没还给师哥……”

“还了干嘛,给我穿着,万一冻感冒了怎么办!”肖海洋恶狠狠的,“明天社团活动我给他带过去!”

“我自己去就行啦反正我要去找你。”

“不行,以后你少给我去篮球部!”

“肖海洋你吼个什么劲儿啊!不去就不去,不想见到我你就直说,撒手,我自己能走!”

“……不是皓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会不想见到你呢,我是说你上了一天课肯定很累对不对?我差不多六点结束你到时候来找我就行了,没必要一下课就来,一群大老爷们儿你争我夺就为了一个球也不符合你的美感不是?你可以先去洗个澡啊或者睡一觉之类的……”

“哼,这还差不多。那好吧,这件衣服明天你带去吧。”

“是,皇后娘娘。”

眼见将余皓哄顺毛了,肖海洋转过头,朝着身后的师哥竖起了中指。

张师哥嘴角一抽,也竖起了中指。

他决定明天的社团活动一定要加大肖海洋的训练量。

 

end.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深情的烛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