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的烛风

宁拆不逆,拒绝互攻。
他们终会并肩走在树荫下,碎金子般的阳光透过枝叶洒满肩头。

[一起同过窗][肖海洋/余皓]之外的二三事

皓海及衍生,内含大量的王子由/罗浩,就是心碎急诊室里那对,罗浩正经西装三件套长风衣真好看,至于王子由……剃了小胡子我们还能做朋友(。

斜线有意义。


--------------------------------------------------------------------

大一的暑假里,路桥川陪着钟白出去游玩散心的时候遇到了两个男人,两个在外表上令他们感觉似乎并没有离开学校一般的男人。

“肖海洋?皓哥?”钟白被惊到了,上下打量着站在眼前的两人,“你俩这什么情况,都放假了还不放过彼此啊?”

路桥川心说是啊这都放假了你不也还是没放过我么。

不过这话他不敢说出来,他上前拍了拍肖海洋的肩:“行啊海洋,勇气可嘉,被皓哥摧残了一整年还能精神饱满地跟他出来旅游,是条汉子。”

肖海洋一瞪眼:“你谁啊。”

旁边的余皓迅速给了他一胳膊:“你闭嘴。”然后抱歉地笑了笑,“对不住,我这个朋友性格就是这样,你们别介意啊。”

于是路桥川和钟白傻了。

钟白迟疑了一下,朝着路桥川说:“是我瞎了吗?我怎么觉得这个皓哥不太一样了?”

“你没瞎,我也觉得这个皓哥不太一样……好像……更帅了?”路桥川一琢磨连忙改口,“呃不是,我是说皓哥你一直都很帅,只是现在看起来特别稳重有种不一样的气质……”

“谢谢?”对方笑了一下,“不过不好意思,我想我们应该不认识,你们认错人了。我叫罗浩,他叫王子由。”

闻言路桥川松了一口气。他就说感觉很不一样,虽然这两人和他认识的那两个真的特别像……相像到宛如双胞胎或者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地步,不过个人气质骗不了人。他们家皓哥就是个妖孽,而眼前这个人则要稳重许多,不似余皓那般锋芒毕露尤其扎眼,他给人的感觉很平静随和。至于另一个叫王子由的,路桥川看着他的小胡子特别不顺眼,性格比肖海洋还要差劲,特别轻浮,看他盯着钟白的样子就知道了。

罗浩注意到了路桥川的眼神,再次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我这朋友性格就这样,不过他没有恶意的,就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让你和你女朋友觉得不舒服实在是抱歉,作为补偿我们请你俩吃一顿饭怎么样?”

路桥川刚要出口辩解其实我俩并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一旁的钟白就笑着挽住了他的胳膊:“好啊好啊,我俩正好逛了半天也饿了。”

“……”路桥川不解地看着钟白,然后就被对方横了一眼,要解释的话统统憋回了肚子里。

王子由一翻白眼:“你哪个角度看出来这两个人是恋爱关系了。”

罗浩也没有解释,看了看手中的景点路线图,拉着王子由就往前走:“好了,二位随我们一起来吧,我朋友开的餐厅离这里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

王子由顿时就蹦了起来,原本被太阳晒得直发蔫的状态一扫而空,语速快而清晰:“你朋友?你哪个朋友?我怎么不知道!你竟然还有朋友是我不知道的!罗浩你给我交代清楚!”

“以前上学时的一个朋友,好几年没见了,这次来这里游玩也是应了他的邀请。”罗浩皱了皱眉,看着自己被扯出一丝褶皱的衬衫,“王子由你力道轻点,你以为我的衬衫跟你那几十块钱的T恤一样么。”

“少来,赶紧告诉我你跟他什么关系!虽然你的社交圈我没必要管得太宽反正你们心理医生说的话我听不懂偶尔还拿我作反面教材我都他妈忍了,但是这个人不关心理医生的事,你赶紧给我说明白了,不然别想走!”王子由不爽地挡在罗浩前面,就跟个戳在地上的柱子似的,黑着脸,小胡子几乎都要飞起。

路桥川想象着肖海洋留了胡子的样子,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他磕磕巴巴地对钟白说了肖海洋留小胡子的想象,两人立马笑作一团。

但是很快的,他俩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罗浩突然倾身上前亲了一口王子由,然后抄着手,挑挑眉,温柔地问:“我们能走了吗?”

王子由维持着呆愣地表情点了点头。

路桥川:“我是瞎了吗?”

钟白:“不,你没瞎。”

路桥川:“他们真的亲上了吗?”

钟白:“真的亲上了。”

路桥川:“余皓真的亲了肖海洋了吗?”

钟白:“……那是罗浩和王子由。”

“但是在我看来那就是皓哥和肖海洋啊!你让我开学后怎么面对这两个人!”路桥川几乎要抱头惨叫了,“天呐钟白,我果然不应该和你出来玩的!”

钟白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说真的那两个人有一天真的接吻那一点都不奇怪好不好!”

路桥川的惨叫戛然而止,他仔细想了想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顿觉云开雾散豁然开朗。

“你真是太聪明了。”他诚恳地对钟白说。

钟白哼了一声。

罗浩转身朝他们俩招了招手:“走吧,两位。”

钟白应了一声,噔噔走上前:“浩哥,我也叫你浩哥吧这样顺口一点。你和王子由是一对吗?”

“是啊。这家伙傻不愣登的除了我还有谁能受得了他。”罗浩顿了一下,“如果你喜欢那个男生的话,你应该告诉他,而不是你一个人对他好。”

“谁?”钟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没有,他对我也挺好的。”

“但是你们俩的出发点不一样。”罗浩说,“刚才我开玩笑将你们俩当作一对,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会——反正他没有当回事,而且我也习惯了。”

“从我个人角度来看,那个男生未必对你没有意思。你可以告诉他你对他的感情,他性格比较被动,只要你点明了,那么他就会考虑。”

“我不能说,如果他拒绝我的话我们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他未必就会拒绝你。”罗浩耸了耸肩,“况且,你觉得你这辈子少他一个朋友?”

“但在我看来他总归是特殊的……”

“没有谁是特殊的,就拿我来说,如果有一天王子由离开我,我俩之间无可挽回,我可以干脆地放弃他。”

“为什么?你不爱他了吗?”

“怎么会呢。”罗浩叹气,“但是没办法啊,强求不来的。强扭的瓜不甜,何苦两个人都不痛快?再者,难道少了他你就无法活下去了吗?”

身后的王子由终于是缓过神来,噌一下跟火箭似的窜到了罗浩面前:“你这就不厚道了啊。”

罗浩一翻白眼,嘴角绷着,明显还是不太开心:“就一普通朋友而已,你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

“我那叫先见之明!”王子由哼哼一声,“以前你一朋友,那不是想追你来着?亏得我眼疾手快把他给踢出去了,不然让他赖在我们公寓那还了得?”

“拉倒吧,你可别忘了你还把人家揍进了医院,搞得他现在看到我都是一脸惊恐生怕你再从哪个角落窜出来揍他一顿。”

“那只能说明他不够喜欢你。”王子由不屑地切了一声,“换做是我,挨一顿揍又怎么样。”

罗浩笑了出来:“你就仗着我喜欢你你就作吧。”

王子由刚想继续说什么,钟白突然抱住了罗浩:“谢谢你啦,浩哥,不论结果怎样,我决定听你的话试一下……虽然失败了的话我肯定会很难受,但是你说得对,我的生活里不止他一个人。”

“哎小姑娘你你你给我撒手——”

罗浩瞪了一眼王子由,后者迅速地闭上了嘴,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对方。

路桥川拍了拍王子由的肩膀:“别介意,她就是这样的,我可以保证她对浩哥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那我当然知道。”王子由忿忿的,“但是看到还是特别不爽。”

路桥川无语,心说这占有欲您也是独一份了……虽然他一点都不想承认抱在一起的罗浩和钟白其实确实……很养眼。

 

罗浩坐在床上捧着平板看书的时候,王子由刚洗过澡擦着头发坐到了床边,罗浩看了他一眼,不满地撇了撇嘴。“把头发擦干净。”

“你下午跟人家小姑娘说什么了?”

“什么?”

“就那个咋咋呼呼还认错人的小姑娘,你跟她说什么了?”

“就只是提个建议,怎么做还要看她自己。”罗浩将平板放到了一边,“吹风机给我。”

“没事儿,我头发短一会儿就干了,毛巾擦一擦就行,吹风机吹得我头疼。”王子由摇了摇头,“这小姑娘还挺有意思,和那个叫路桥川的应该可以发展一下。哎对了,我对他俩说的那个谁,叫肖海洋和余皓?有点兴趣,和我俩长得真有这么像么?”

“钟白传了张照片给我,是很像。”罗浩说着翻了翻手机,“你看。”

王子由瞄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是两个男孩的合照,穿红色开衫的那个笑得格外开心,整个人都趴在另一个穿着牛仔外套咧着嘴比V字手势的男孩的身上,两个人感情似乎很好。

“哇……我开始怀疑我和你是不是都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兄弟,这个穿红衣服的跟你简直一模一样,虽然他看起来比你大学时还要抢眼。”

罗浩一翻白眼。

“我倒是觉得你还是不留胡子比较帅。看看人家,多阳光,多青春。”

“我大学时也是有目共睹的阳光青春帅气好么!这才几年啊这就嫌弃我了?”

“不,我嫌弃的是你的小胡子。”

“……”王子由决定放弃继续讨论他的胡子,转而用手指了指那个穿红开衫的男孩,“我觉得吧,这孩子估计和你我一样,至于另一个,有待商榷。”

罗浩不置可否。

“赶紧擦干净你那头发睡觉,明天还要爬山,我要是爬不动了你背我啊!?”

“那妥妥没问题啊!”

“……”

王子由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混蛋。罗浩在被扑倒的时候再一次确定了这一点。

 


end.


《心碎急诊室》里的王子由和罗浩……是说心碎急诊室真是,不戴任何滤镜的话,嗯,这拍的都是啥,这都啥台词,逻辑呢!!幸好除了酒吧小哥,几个故事里的主要角色演技还过得去至少不尴尬。第二个故事还是百合,虽然悲剧了,不过大胆的拍了同性题材还是要给staff笔芯。

不过这个系列就此没下文有点可惜,李川和庞瀚辰都很帅,当然庞瀚辰要是能把那小胡子剃了就更好了(。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深情的烛风 | Powered by LOFTER